時間︰2019年12月24日 08:42:34 中財網
  12月19日,鋰電設備龍頭公司深圳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迎來了新的控股股東—。這是今年以來A股上市公司易主的最新案例。

據記者查閱Wind數據發現,今年以來(截至12月23日收盤)實際控制人發生變更的A股上市公司有164家。相比去年同期的103家的數量,今年的增長幅度接近60%。

  進一步梳理可以發現,在上述164家上市公司中,今年以來共有41家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由個人變更為國務院國資委、地方國資委、地方政府等在內的“國資系”,佔比達到25%。

  “今年以來企業實控人變更案例的增加,是由企業發展外部環境持續不景氣、壓力加大所誘發的。”中國企業聯合會研究部研究員劉興國據記者分析,為幫助經營困難企業平穩渡過難關,今年各地政府紛紛采取了紓困舉措,幫助地方民營企業脫困。面臨沉重債務壓力,部分民營企業也主動尋求將上市公司股權部分甚至全部讓渡給國有資本,以保持上市公司的持續發展。

  中國研究院研究員龐宇辰在接據記者采訪時也指出,與券商、保險資管計劃等紓困資金相比,國有資本股權介入具有長周期、低成本、資源協同等優勢,是相對理想的紓困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與去年側重于化解股權質押風險不同,此輪國資入股上市公司的目的,更多聚焦在上市公司本身發展及地方產業整合。同時,除了受本地國資馳援外,類似于的跨區域戰略入股上市公司也成為新趨勢。

  紓困進階,緩解質押風險
  12月19日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協議轉讓股份過戶完成,公司實際控制人由王維東、許小菊夫婦變更為上海市國資委。這距離其發布公司控制權擬發生變更的提示性公告,僅過去了一個月。

  針對此次易主,不管是身為民企的,還是背靠上海市國資委的都各有所求。在11月12日的公告中稱,引入國有資本股東,有助于公司優化股東結構,進一步提升公司的資信能力及抗風險能力,增強公司的品牌、資金和市場開拓能力。也在同一天的公告中表示,本次交易有助于進一步優化的產業布局,提升的整體競爭實力。

  龐宇辰分析,對民營企業來說,雖然金融機構正在加大力度支持民企融資,但2019年民企發債淨融資轉負、發債主體向頭部民企聚集、民企融資相關費用依然較高等現象頻出,民企仍面臨較為嚴峻的再融資形勢。

  民營上市公司控制權變更為“國資系”,正是民企紓困行動的縮影。

  去年10月,深圳市政府成立專項小組,安排數百億元專項資金,開啟國資紓困上市公司先河。此後,浙江、江西、河北、海南等多地跟進,成立專項基金紓困上市公司。、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也參與到紓困行動當中。根據深交所綜合研究所今年4月發布的數據,各類主體投入的紓困資金合計約5000億元。其中,地方政府佔比最大,合計約2900億元。

  截至目前,民企紓困行動已經實施了一年多,成效如何?深交所綜合研究所12月20日發布的《2019年第三期股票質押回購風險分析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稱,今年以來,控股股東持股高比例質押的上市公司數量呈現下降趨勢,11月末控股股東持股質押比例超過80%的上市公司為469家,較二季度末減少75家,較年初減少117家,高比例質押風險有所化解。

  “國有資本成為民營上市公司實控人,應該是一個雙贏的合作。”劉興國認為,一方面,國有資本可以在經濟不景氣情況下以較低代價實現資本布局,獲得有效產能。另一方面,陷入困境的民營企業可以借助國有資本的進入,化解發展所面臨的資金與市場困局,盡快實現脫困發展。

  解一時之困,非長久之計
  種種跡象表明,2019年以來,民企紓困的政策密度雖較去年年末有所下降,但力度不減,側重點也不同。

  今年11月發布研報認為,2018年年末多項措施的主要目的在于控制及降低民企在直接融資中集中爆發的風險,緩解短期內民企再融資壓力。2019年,監管的目標顯然更加長遠,新增政策主要強調通過增加間接融資供給,降低實體企業融資成本,配合減稅、定向降準等方式深入解決民企“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在龐宇辰看來,民企紓困仍有改進的空間。例如,民企紓困項目落地周期長、數量少、資金到位不足的情況普遍存在。與前期承諾投資資金規模相比,目前實際落地投放資金比例較低,由于紓困項目風險較大,所以銀行等主要資金來源很難進入。而對于其他金融機構的資金而言,一方面資金規模小;另一方面其資金成本往往在8%10%,經風險調整後的紓困項目報酬率可能難以覆蓋其資金成本。龐宇辰建議,積極探索銀行等低成本資金介入民企紓困項目的可行方式。

  此外,紓困基金通常由地方政府、國資金控平台、券商、私募股權基金、國有企業等各類主體組成,各方的風險偏好和利益訴求存在較大差異,協調難度大,決策鏈條長,導致實際效果打折。龐宇辰建議,要進一步提升不同部門之間溝通協作水平,將紓困基金的效用最大化。

  多位業內人士在接據記者采訪時均表示,紓困基金總體規模較小,相對于民企整體流動性風險仍略顯不足。紓困資金可解企業一時之困,卻非長久之計。

  某股份制商業銀行授信審批部負責人在接據記者采訪時表示,給紓困企業融資,相當于短期過渡,如企業經營模式不變,仍無法持續經營。“不少是跨行業紓困,很少真正了解企業經營狀況。紓困對民營企業來說,只是階段性的。”

  龐宇辰也認為,民營經濟長期向好需要依靠制度建設。“在民企紓困已取得一定進展的基礎上,可在優化市場環境、法治環境、融資環境等長效制度建設方面多管齊下,下大力氣營造民營企業健康發展的長期良好環境” 。
□ .陳.澤.秀  .時.代.周.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