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9年12月23日 16:59:29 中財網


  12月22日晚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發布澄清公告,針對于公司與代理商北京來今雨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及其控制人石磊之間的訴訟糾紛進行了較為詳細的說明。通過澄清公告,事件面貌隨著雙方你來我往的“口水仗”逐漸清晰,近期市場熱議的甜蜜素事件,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作為有質量“前科”的中小地產酒企,在治理經營過程中依然存在不少缺陷。

  通過公告,事情的大致經過是這樣的︰
  2012 年4 月19 日︰
  石磊控制的來今雨軒與簽訂了《買斷產品總代理合同》,獨家定制並銷售54°500ml 老產品共計125624瓶,共計3000萬元,且由石磊提供該產品酒瓶及包裝盒。

  2013 年2 月︰
  由于在“塑化劑”風波之後產品銷售低迷,石磊要求為其免費提供40噸(合計8萬瓶)同款酒水作為市場建設支持。

  2014 年4 月至2015年3 月︰
  陸續生產了8 萬瓶54°500ml 老,作為市場政策支持,無償贈送給石磊。

  2015 年12 月︰
  石磊要求再贈送8000 瓶54°500ml 老。

  2016年初︰
  拒絕了石磊的第二次贈酒要求,並提出對經銷商存有疑慮的2013 年前所有庫存產品予以退換,並在友好協商的基礎上,給予合理補償。

  2016年初︰
  石磊向提出要求,將其庫存的54°500ml老共計125509 瓶(包括2012 年批次購買的51300 瓶,2015 年批次贈送的74209 瓶)以238.8 元/瓶的結算價格進行回購。

  同時,石磊提出按照200 元/瓶的標準對前述所有產品因未能實現預期銷售可能造成的損失及其在廣告投放等方面發生發生的費用1000 萬元提出賠償要求。

  2016年初︰
  稱無法接受對期間贈送的產品進行補償,也不能接受對無關費用進行補償。

  2016年5月12日
  石磊在收到國錦(上海)檢測技術有限公司送檢獲得2012批次老所含甜蜜素檢測報告後,他來到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公司方妥善處理,雙方不歡而散。

  據澎湃新聞報道,其間,石磊公司員工用手機拍下了石磊與公司總經理董順鋼,時任董事長汪金國爭執的全過程。針對石磊的請求,總經理董順鋼說可以談,時任董事長汪金國表示可以去打官司。

  雙方矛盾激化,而恰巧趕到的甜蜜素令雙方對簿公堂!

  2016年8月︰
  吉首市石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石磊控制78.75%股權)以著作權轉讓合同糾紛為由將告上法庭。稱多次違反合同約定,沒有保障石磊文化的知情權與優先權,並擅自將包裝物制作業務交予其他供應商實施,請求法院解除其與公司簽訂的上述合同。

  2017 年4 月︰
  除了包裝糾紛,石磊就老的案件向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2019 年4 月8 日︰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做出(2017)湘31民初5號判決。判決結果和的訴求基本一致,即僅賠償2012年的老產品的退貨請求。

  石磊上訴至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9 年10 月25 日︰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做出(2019)湘民終359 號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9年12月20日︰
  石磊稱,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要拉走他封存的5萬多噸涉嫌問題的產品,進而進行實名舉報,稱︰“銷毀了我就說不清了,逼著我們實名舉報”。

  2019年12月22日︰
  進行澄清,並提請相關市場監管部門對公司市場流通產品進行全面檢測,並第一時間向社會公布檢測結果。但檢驗的酒品是否含有石磊當初2012年購買的那一批次並沒有具體說明。

  甜蜜素並不可怕 就怕廚房里不止一只蟑螂
  根據《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GB2760-2011)規定,白酒是不能添加甜蜜素的,而事實上,甜蜜素是我們日常的食品添加劑中常見的一員,中國《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規定,甜蜜素在醬菜、調味醬汁、配制酒、糕點、餅干、面包、雪糕、冰激凌、冰棍、飲料範圍內使用,最大使用量為0.65g/kg。

  相對于一級致癌物酒精來說,甜蜜素並不可怕,就怕廚房里不止一只蟑螂!

  令市場擔憂的是,食品安全是大事中的大事,消費者和投資者本就異常敏感,卻接連牽涉其中。而在2012年至今,更換股東和管理層之後,事情仍然沒有得到妥善處理,也許,黑天鵝事件背後的灰犀牛才是不少公司的真正痛點。

  一問︰無償贈酒8萬瓶,股東利益置于何處?

  2013年,石磊希望能給予支持,隨後便給與了8萬瓶支持。按照此前石磊3000萬購入12余萬瓶的價格計算,8萬瓶就是2000萬的成本,而2013年全年的淨利潤為虧損約四千萬。即使是2018年的淨利潤達到2.23億元,2000萬也佔到淨利潤的近十分之一。

  如此巨額費用支持一個定制酒代理商,而且還是潛在的糾紛方,華孚集團治理下的的經營失誤或存在損害股東利益之嫌。

  二問︰2012年的問題酒,為何等到2016年才有退貨補償政策?

  盡管在2012年遭受了“塑化劑”事件的毀滅性打擊,但是食品安全仍然是重中之重,在當初面臨“塑化劑”質疑時給出的澄清公告稱,塑化劑可能是在轉運和包裝過程中產生的,並稱每天飲用一斤也不會對健康產生危害。而換了管理層的2016年,在退貨政策中稱退貨是為了打消經銷商的疑慮,未提食品安全層面考慮。


  且不論華孚集團沒有在第一時間主動提出回購問題產品及補償的方案,即便是中糧系在2014年底接手鬼後,直到2016年,公司為了打消經銷商的疑慮才回購問題產品。

  三問︰法院只關注糾紛,那麼在2016年糾紛爆發時是否有自行檢測甜蜜素?

  湖南省高院認為,來今雨軒公司申請對涉案老是否含有甜蜜素進行鑒定,“但來今雨軒公司已就該部分產品提出退貨,公司也已經同意退貨,鑒定已無必要,故對其鑒定申請不與準許。”

  時至今日,迫于輿論壓力,在澄清公告中承諾提請相關市場監管部門對市場流通產品進行全面檢測。而公司首次正式面對甜蜜素問題,至少早在2016年,且不論和石磊的利益糾紛是什麼結論,但是對于石磊提供的經公證部門公證的甜蜜素超標的資料沒有進一步核實和排查自身的產品。盡管換了管理層,但是公司對于“塑化劑”和“甜蜜素”的態度,前後差別並不大。

  四問︰還沒有退款,為何能申請強制執行?

  根據此前澎湃新聞的報道,石磊表示此次實名舉報實為無奈,因為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要拉走他封存的5萬多噸涉嫌問題的產品,並稱“銷毀了我就說不清了”。

  事實上,盡管進行了一審和二審,但是在10月25日之後,石磊依然保有60天之內向最高法提請再審的權利,期間的強制執行沒有法律依據。

  並沒有在公告中澄清過是否存在申請強制執行的情況,如果屬實,及內部相關負責人對于甜蜜素事件的態度似乎並不妥當。

  五問︰此次檢測,是否檢測曝出問題的該生產批次老酒?

  此次的檢測是否包含石磊舉報的這批酒並未明確,事實上我們仍願意相信的產品100%均合格,但是此次檢測是否包含石磊舉報的這批酒,本質上反應的是對于消費者的態度,畢竟已經有大量的該批酒流入市場。

  檢測只有包含了這批舉報酒才能更有說服力,而在檢測之後若確認含有甜蜜素,此後的處理則將受到公司所有關注此事的人的關注。

  六問︰和石磊鬧掰了,以後的包裝怎麼辦?

  2007年,著名畫家黃永玉曾經為設計新版包裝“麻袋陶瓶”,並題字“不可不醉,不可太醉”。黃永玉與石磊名下的吉首市石磊文簽訂協議,將該新版包裝設計的知識產權轉讓給了石磊文化。而石磊文化與簽訂《“”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轉讓合同》,將其獲得的上述知識產權免費轉讓給公司,石磊文化通過承接的包裝生產訂單來獲取利潤。

  查看官網,所標榜的文化,其中最為顯著的特點之一便是麻袋陶瓶的包裝,這幾乎成了的代名詞。而多年來,這個包裝的知識產權並不歸屬于,的品牌建設一直存在的風險如今隨著石磊試圖解除合作而凸顯出來,和石磊鬧掰了,以後的包裝怎麼辦?(.新.浪.財.經)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