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9年11月22日 07:25:38 中財網
  相比A股監管機構的嚴厲以及對小散的保護,在港股的游戲規則中,散戶永遠不知道下一秒究竟是什麼情況。

  11月21日,港股的兩家超級大牛股雅高控股、卡森國際突然變臉,上市公司股票盤中慘遭血洗,市值差點歸零,在短短半天時間,均跌去了超過90%的市值,兩家公司因此合計蒸發了約500億港元的市值。在充滿各種套路和陷阱的港股,任何沾沾自喜于玩轉冷門牛股、火中取栗的行為,最後都可能付出慘烈的代價。

 

  在慘案發生後,雅高控股與卡森國際先後在11月21日11時04分、11時44分起停牌,雅高控股總市值暴跌97%後,已只剩下9.45億港元,卡森國際暴跌90.07%後總市值跌至6.8億港元。

  什麼樣的生意一年獲利39倍?
  港股的牛股跌起來,比誰都玩命!11月21日,總部位于上海、在港股上市的雅高控股盤中突遭慘烈洗倉。雅高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投資控股公司,主要從事大理石的開采、加工、分銷及銷售業務。其產品包括單面拋光板材、規格板材及大理石荒料。該公司通過其子公司還從事礦業開采項目及銷售裝飾材料業務。

  該公司在聯交所的股價,在今年年初還是一只仙股。但也就是從年初開始,在資金的推動下,雅高控股的股價表現異常凶猛,股價從0.38港元一路推高到最高14.96港元,在11個月的時間內,雅高控股最高漲幅達到驚人的39倍,市值一度超過460億港元,成為一只超級大牛股。

  11個月獲利39倍,顯而易見的是,幾乎沒有太多生意能比雅高控股更能賺錢了。

  Wind數據顯示,剔除上市未滿10年的公司後,過去10年(2009年11月21日至2019年11月21日)只有不到20家A股上市公司的股價漲幅超過10倍,包括、、、、、、、、和等。

  以上牛股知名度很大,個個都是響當當的龍頭品牌企業,但是要從中獲利10倍也需要投資者耗費10年的光陰,而今雅高控股在11個月內就暴漲了39倍,這生意賺錢來的太快。

  大理石不是稀土不是高科技也非賭場
  雅高控股11個月暴漲39倍,是因為基本面和業績低估嚴重、很有吸引力嗎?顯然不是。

  根據雅高控股的2018年度業績,報告期內,該公司實現收入5.37億元人民幣,同比減少57.8%;毛利3528.1萬元,同比減少53.6%;公司擁有人應佔虧損3.96億元,上年同期則盈利845萬港元;基本每股虧損17.2分。與此同時,隨著所持的兩份采礦許可證續期申請在今年被拒,帶來了5.18億元減值損失,雅高控股2019年中期業績繼續低迷,當期營收同比下滑49.08%至0.52億元,淨虧損收窄29.29%至0.29億元。

  資料顯示,雅高控股擁有國內最大的位于中國江西省永豐縣的灰白色大理石礦山,佔中國大理石資源量超過7.5%。該公司業務主要以銷售大理石產品和商品貿易為主,合計營收佔比近99.77%,主要面向工裝和家裝市場。雅高控股目標客戶以房地產企業如萬科、萬達,以及國際高檔酒店為主,這也使得其業務與國內房地產市場行情息息相關。

  大理石業務顯然不是暴利行業,大理石不是稀土,也不是充滿想象力的半導體,更不是賭場。顯而易見的是,雅高控股的行業屬性既無新興產業的想象力,業績層面上也缺乏強勁的增長來說服市場。由此,公司股價在短短11個月內暴漲39倍,更像是一次坐莊行為,460億港元市值也就變成空中樓閣,隨時有坍塌的風險。

  實際上,早在今年9月15日,雅高控股脫離于業績的股價表現,就已開始遭受市場人士的質疑。獨立股評人DavidWebb針對雅高控股發布文章稱,投資者應避開雅高控股,並對其發出股價泡沫警告。文中指出,雅高控股股價自5月底以來暴漲數倍,且股價約為有形資產淨值的24倍,形成290億港元的泡沫。

  雖然關于看空雅高控股的言論在當時,並沒有給公司股價致命一擊。但隨著雅高控股的股價在之後上漲的速度變得更快,看空邏輯所說的“泡沫”比9月15日時變得更大,雅高控股終于在11月21日被資金干翻在地,但暴跌亦有可能是前期操盤資金的洗倉逃離。

  散戶的貪婪在港股更易被資金宰割
  雅高控股股價的慘烈變化,說明了什麼?在港股除了散戶自己,幾乎沒人能給出更多的保護。

  做空機構在港股更易利用上市公司和散戶的貪婪,給出致命的一擊。顯而易見的,這不是監管嚴厲的A股市場,在炒股這件事情上,港股基本上是一個監管缺位的市場,雖然很自由,但游戲規則更利于掌握資金和信息優勢的少數人,若缺乏足夠多的專業能力和市場判斷,散戶投資者在香港市場往往容易成為大資金和控股股東宰割對象,設下陷阱請君入甕並不罕見。但半天時間內就跌去400億市值,從而變成一只數億港幣市值的仙股,只能進一步說明,港股是一個修羅場,其中隱含的爾虞我詐只會不斷的超出投資者的想象。

  正是因為港股監管機構扮演的角色,更在于保護上市公司,而非普通散戶。這就導致了港股相對于A股更容易出現驚悚的股價表現。

  也正因為港股的這種監管機構態度,在許多公司股價變得可能虛高後,引發對公司質疑的不是監管機構,而是做空機構或獨立分析師。

  雅高控股如此,卡森國際亦如此,在11月21日,卡森國際也因為做空言論引發股價暴跌90%,在港上市的卡森國際是浙江企業,其官網稱其主要從事制造、物業及旅游業務,業務涉及家具制造業、旅游綜合體開發運營、旅游度假服務及地產開發、國際產業園區開發運營等。  
  與雅高控股類似,卡森國際雖然名不見經傳,但也是一只超級大牛股。自201年1月初的1.32港元起,卡森國際在2018年、2019年連續兩個年度呈現出超越市場的表現,一路暴漲到今年9月底的8.4港元附近,區間漲幅為6.36倍。

  這一股價表現其實比6.36這個數字還要驚人的多。因為2018年的全球市場都幾乎在下跌通道中,許多上市公司即便在2019年取得很大的股價漲幅,但若從2018年初計算區間漲幅,就往往變得遜色的多,港股的恆生指數在2018年就跌去了14%。

  因此,卡森國際在2018年大熊市上漲差不多兩倍多,在2019年又繼續上漲了數倍,如此強勁的股價增長引發了做空機構的注意。

 

  沽空機構Blue Orca稱,卡森國際在柬埔寨的投資有名無實,董事長女兒們掠走核心業務,報告中提到調查員們前往該公司聲稱的一個柬埔寨項目做實地調查,卻只發現閑置未開發土地,且被當地人告知這些地塊另屬他人所有,所謂的柬埔寨開發區、水上樂園都是子虛烏有,這次Blue Orca對卡森的估值在0.67港元,下行空間85%。

  這家沽空機構認為,卡森國際唯一實質的業務是地產開發,但這也將隨著剩余住宅單元的售罄而岌岌可危。

  報告認為,卡森自2014年以來就沒有擴充其地產項目。而截至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已出售了76%的住宅單元1。卡森國際可供銷售建築面積快速下滑,已跌至2014年最低點。這預示著未來地產業務的收入和現金流會持續萎縮。
  .證.券.時.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