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9年11月21日 14:13:17 中財網
  IPO發行常態化,相對應的應該是退市常態化的現象。然而,在A股市場實現IPO發行常態化之後,股市退市率卻並未得到實質性的提升。這些年來,A股市場的上市率與退市率依舊處于失衡的發展狀態。對此,大幅提升股票市場退市率水平,並逐漸實現股票市場的退市常態化,就顯得比較重要。

  最近一兩年時間,可以稱得上A股市場的轉折年份。對于轉折的事件,莫過于股市退市率的有效提升。以2019年為例,A股市場已經有17家上市公司通過多種渠道實現退市,其中面值退市成為A股市場退市率大幅提升的主要形式。除此以外,還包括了重組退市、強制退市等形式。

  實際上,與其余退市形式相比,面值退市的形式更傾向于市場化的選擇。根據A股市場面值退市的規則,當上市公司的每股收盤價格持續20個交易日低于每股面值水平,那麼將意味著上市公司觸及面值退市的風險。需要注意的是,對于面值退市的規則,除了等極少數上市公司之外,絕大多數的A股上市公司均適合面值退市的條件。

  或許,在市場環境處于極度低迷的大背景下,會引發大量的一元股上市公司觸及面值退市的條件。受此影響,難免也會誤傷部分非ST以及非*ST的上市公司,而對于面值退市的規則,也許會在極端的市場環境下存在改革與完善的需求。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在合理的市場環境下,面值退市規則通過市場化的方式提升了股票市場的退市率,並進一步增強股票市場的優勝劣汰機制。從近年來A股市場的退市率水平分析,股市退市率有所提升,這也從某種程度上得益于面值退市規則的有效落地。

  股市退市率的提升,對股票市場的健康發展固然有利,但從股民的角度思考,若沒有有效的索賠機制,那麼對于觸及退市股的投資者來說,自然也會是吃虧的一方。

  舉一個例子,在面值退市規則有效落地之際,對于觸及面值退市的上市公司,自然也會承受巨大的壓力。站在上市公司的角度思考,千方百計試圖保住企業上市的地位,或借助重組並購等形式起死回生,但就目前而言,對于觸及面值退市的上市公司,基本上難逃摘牌退市的命運。

  需要注意的是,當交易所確認上市公司面值退市後,就會陸續啟動強制退市的程序,緊隨其後的,則是上市公司步入退市整理期。但是,縱觀近年來步入退市整理期的上市公司,都幾乎離不開集中拋售的壓力,反映到股票身上,則是股價跌跌不休,有不少上市公司還在1元價格基礎上打兩三折。由此一來,對于深陷其中的投資者,既無法以合理的價格拋售股票,也不忍心用極低的價格割肉離場,只能夠漫長等待奇跡的發生。但是,從實際情況出發,對于退市股來說,發生奇跡的概率極低,即使是之後扭虧的上市公司,真正可以申請重新上市的上市公司也是寥寥無幾。

  由此可見,對于投資者來說,不僅需要有較強的風險承受能力,而且需要具備較強的上市公司股票篩選水平,同時仍需要注意回避存在退市風險的上市公司,面對可能觸及面值退市及強制退市等風險的上市公司,更應該盡量回避,減少踩雷的概率。除此以外,從市場的角度出發,對待面值退市的上市公司,不應該一刀切,仍需要充分考慮當時所處的市場環境狀態。至于發生經營困難或轉型困難的國企央企上市公司,則應該鼓勵主動退市,積極與投資者做好協商與溝通,這也是保護投資者切身利益的有效舉措。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